智障鹿鹿吃几树

人走进喧哗的群众里去,为的是要淹没他自己的沉默的呼号。

 

[TL]Dandelion Valley 15

说放假要更但是假期已经过了一半我才更了两章。我对不起人民。

最近沉迷画图不能自拔忘记还有文坑没填了……

我是个懒癌发作的辣鸡。


-

下午三点,是个艳阳天,几缕似有似无的云像薄纱一样铺散在天上。尽管非常遥远的天际那头,有着需要眯起眼睛看很久,才能看出的厚重的乌云,但并不妨碍这里灿烂的阳光。Thranduil拉上一半的百叶窗,将自己的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里。他敲打着键盘,从他的指尖传出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咔哒声。这和谐的音乐比起钢琴家的乐曲,也不失为一种好听的令人沉浸的声音。电脑桌子的一角放着几本书。书后面有一盆仙人掌,Thranduil都快记不起他上次浇水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可能是去年冬天第一次下雪的时候,总之就算这东西再耐旱也快忍不住了。

Thranduil打完一段话,笔下的人物正处在矛盾即将爆发的顶端,本应该是一气呵成的高潮部分,却和Thranduil的思路一样突然陷入了僵局。他举起水杯,但被子里只有一两滴水了。他晃了晃杯子,那几滴水沿着干燥的杯壁凝涩而缓慢地滑下来。Thranduil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的甘霖,尽管这只略微润了润他干裂的嘴唇。

他看了一眼表,已经不早了,这个时候开始做饭已经来不及了。因此他决定出去透透气,再买点晚餐回来。他一边穿鞋一边计划着买点什么好。意大利面?或许买点速冻食品吧。

他在超市的收银台等了很久,因为一个排在他前面的模样凶悍的主妇正在为她少了几百克的鱼肉和收银员据理力争。Thranduil琢磨着这个女人有点像他笔下的房东太太。也许他可以把这一鲜活的元素加入到他僵住的剧情里,打破主人公之间尴尬的气氛。接着他文思泉涌,一点也不着急地排在那位女士后面等待着,构思和打磨他的每一句对话。

很好,晚餐和工作都解决了。

尽管他走出超市的时候速冻水饺已经快要化了,但心情难得地不错。夜色沉下来了,或者说乌云沉下来了,昏黄色的路灯光柔和地笼罩着街道,但这让他感觉气氛更加压抑了。他在超市里的时候外面好像下了场大雨,地上积满银亮亮的水洼。他那段灵感涌现的美妙记忆里确实有几个震撼人心的鼓点,也许是雨中骇人惊雷的杰作。

Thranduil本来想欣赏一下雨后的夜色,但他悠闲地走了没几步,突然迈开步子急速地往家里走去。他突然想到他的水饺几乎要黏到一起了,这可要糟糕了。

但他又迅速地慢了下来,让人不禁觉得他这样急切的再三变速,高大的身子可能会摔倒。Thranduil站住了。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从他身旁手牵手走过去的两个年轻人,再寻常不过的一对情侣。其中的那个女孩子带着兜帽,四肢很纤细,身板像张纸一样瘦弱。她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兜帽衫,是的,她当然戴着兜帽,这让她看起来相当可爱。她纤细的金色的发丝乖巧地垂在肩上,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裤腿向上挽到小腿根部,小腿的弧线完美而丰润。她穿了一双红色的帆布鞋,走路的时候能看到她好看的胫骨。她长得很好看,长长的睫毛交错在一起,脸上还带着一团少女的稚气,活脱脱一个出现在现实生活里的长大了的性感少女*。

那个男孩子有一头柔软的棕色卷发,黑色的眼睛。他单肩背着一个巨大的帆布包,穿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一只手紧紧地攥着那个女孩子纤细的手指,另一只手里托着一个刚刚洗干净,还有点潮湿的篮球。他们似乎说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男孩子弯腰在女孩子的额头上迅速亲了一下,而女孩子笑得很温柔。

Thranduil盯着那个女孩子出神,直到那个男孩子古怪地看过来,他就迅速地靠在一边的公交车站牌上,假装在眺望着公交车的方向。

那对情侣很快离开了。

水饺也黏成一团了。

 

Thranduil放弃了水饺,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镇的Heineken*,毫无知觉地灌了一大口,冰到牙根他才意识到失策,Thranduil猛地呲了呲牙,这股冰流直冲他的食道,从胃开始麻木他的全身。Thranduil一动不动地感受着来自身体内部的阵阵刺骨冰凉,这让他的脑子慢慢清醒了起来。于是他站起身。

该工作了。

 

那个春天是他记忆里最美丽的一个春天,Thranduil坐在图书馆台阶上,抱着一个白色的笔记本,决定开始写他人生中的第一首诗。这首诗里有被风卷落满地的粉白色碎花瓣,鹅黄色的柳梢,明亮得能映出飞鸟每一根羽毛的湖水。他反复斟酌着词句,在美丽的春天里孕育一株美丽的蓓蕾。

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打断了他,于是他人生的第一个带着诗意的春天就这样很快地结束了,直到很多年后他遇到那个男孩,这个迟到的季节才重新继续。

他跟着仅有的线索寻找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小镇,他站在镇子主干道的路口,那里有一块直插在地上的松木板,散发着好闻的松木香,一面还带着树皮,就好像长在地上的一截树桩一样。较为光滑的一面上刻着一些文字,是用什么锋利的东西随意地刮刻而成,然后用炭描黑的。Thranduil默念出这个词组:“KOMATSU ROAD”。

开头的那个日式的词汇让他很困惑,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而后面的那个词就简单多了。看起来这是这是这条路的名字,沿着这条路能够一直通向KOMATSU镇的KOMATSU伐木场。

突然他看到了一个在附近玩耍的孩子,他上去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打算问他点事。

“嘿孩子,你长得真漂亮。”

“谢谢,先生。”

Thranduil盯着他可爱的小圆脸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笑起来。

“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我……哈,你是我儿子吗?”当然,他是在开玩笑。他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儿子?

“哦,先生,我有父母。”

他认真回答的模样引得Thranduil发笑,这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尽力作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好奇的蓝色眼睛水汪汪的,一点严肃的样子都没有。不过这和他异常相似的容貌引起了他的疑惑,他必须向他确认一些事。

“这样啊……我叫Thranduil,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如果你能猜到的话,先生。”那个小孩儿做了个鬼脸,飞快地跑远了。


-TBC-

  11 6
评论(6)
热度(11)

© 智障鹿鹿吃几树 | Powered by LOFTER